行业资讯

降低虚高价格、取消加成 | 国务院发布《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

2019-08-08


7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治理高值医用耗材的改革方案》,提出完善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高值医用耗材虚高价格,推进高值医用耗材改革。国家层面的高值耗材控费正式拉开大幕!


1.jpg 

《方案》旨在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完善全流程监督管理,推动形成高值医用耗材质量可靠、流通快捷、价格合理、使用规范的治理格局,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人民群众医疗费用负担进一步减轻。
高值医用耗材,是指直接作用于人体、对安全性有严格要求、临床使用量大、价格相对较高、群众费用负担重的医用耗材。

近年来,我国高值医用耗材行业得到较快发展,水平提升、技术进步,在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求、促进健康产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医用耗材种类繁多、数量庞大,“小、散、乱”严重,引发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突出问题。


方案正式发布后第二天,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李滔表示,此次改革围绕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突出问题,疏堵并举,三医联动,综合施策,将聚焦促降价、防滥用、严监管、助发展四个方面。



一、促降价

“集中采购”和“零差率销售”将明显降低价格

具体来看,《方案》指出,将会从统一编码体系和信息平台、实行医保准入和目录动态调整、完善分类集中采购办法和制定医保支付政策等方面入手,并明确要求2019年底前,全面实现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零差率”销售指的是销售价格严格按采购价格执行)。


李滔表示:“根据改革方案,将完善分类集中采购办法,鼓励医疗机构联合开展带量谈判采购,积极探索跨省联盟采购,取消医用耗材加成,实施“零差率”销售。”


新华社记者了解到,国家医保局正在探索研究对高值医用耗材开展集中分类采购,包括建立医药集中采购平台,要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采购必须在平台上公开交易,同时国家医保局还在探索适合的集中带量采购办法。 


“带金销售”不仅发生在药品销售环节,也发生在医疗器械、耗材等环节,高值耗材价格虚高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就医负担,未来降价已是大势所趋。


此次《方案》提到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被业内解读为高值耗材领域的“4+7”。2018年底国家组织的药品“4+7”带量采购,使采购品种的价格平均下降了50%以上,单个品规的最高降幅达到了96%,降价效果明显。业内人士表示,“4+7带量采购之后,集中采购已经成为降价的重要手段。”


《方案》正式发布前不久,安徽省率先在全国开展高值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谈判试点,从8月 1日公布的中标结果来看令人惊喜:骨科脊柱类材料国产品类平均降价55.9%,进口品类平均降价40.5%,单个组件最大降幅95%。


李滔介绍:“近期在国家医保局的指导下,安徽、江苏等省份正在着手开展骨科材料、支架等一些高值医用耗材的带量采购试点,而且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国家医保局准备在总结各地试点经验基础上推动更大范围内的高值医用耗材带量采购。”



二、防滥用

“临床路径管理”和“医保智能审核信息系统”将显神通


《方案》要求,规范医疗服务行为,严控高值医用耗材不合理使用。“落实医疗卫生行业管理责任,完善临床诊疗规范和指南,加强手术跟台管理,建立院内准入遴选、点评和异常使用预警等机制。加强定点医疗机构行为管理,完善医保智能审核系统,建立‘黑名单’制度。”李滔表示。


目前在我国除了有“药品大处方”问题,医用耗材也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过度使用现象,今年7月江苏省某三甲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被当地纪委和监察机关调查,网传原因即为被举报“乱装心脏支架,每个收一万元回扣”。 《方案》提出严格临床路径管理和完善医保智能审核信息系统。临床路径管理针对一个病种,制定出医院内医务人员必须遵循的诊疗模式,使病人从入院到出院依照该模式接受医疗服务;医保智能审核信息系统可对医保基金支付的各项费用进行智能审核和相应扣款,同时对超出规则的处方进行实时分析并给予警告。从而规范治疗过程,减少不合理诊疗行为,降低医疗费用。



三、严监管

“追溯体系建设”和“两票制”将成为重要抓手


《方案》提出,完善质量管理,严格注册审批,建立追溯体系和产品质量终身负责制。例如,强化流通管理,公立医疗机构要建立配送遴选机制,鼓励各地通过“两票制”等方式减少流通环节。

过长的医用耗材流通链条,导致产品价格虚高、质量追溯难等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必将加速各省启动严格监管程序。
目前全国已有近20个省份明确要执行高值耗材“两票制”,但实际落地的省份并不多。随着此次《方案》发布,预计今年下半年将是各地高值耗材“两票制”落地的加速期。



四、助发展

“按病种付费和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DRGs)”将促使医疗机构主动控制高值医用耗材使用


为保障改革落地见效,《方案》还强调要坚持三医联动,强化组织实施,提出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快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等配套措施。


DRGs是根据住院病人的病情严重程度、治疗方法的复杂程度、诊疗的资源消耗(成本)程度以及合并症、并发症、年龄、住院转归等因素,将患者分为若干的“疾病诊断相关组”。以组为单位打包确定价格、收费、医保支付标准。


配合取消耗材加成,耗材打包收费,核心就是按病种收费。在这种打包收付费方式下病人使用的药品、医用耗材和检查检验都成为诊疗服务的成本,而不是医院获得收益的手段。


 此次国家层面专门针对高值医用耗材出台改革方案,直击行业命门。多年来不同部门相继出台了多个文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高值耗材的问题。但是,此次改革方案,思路明确,从生产到流通再到使用环节,环环相扣,招招见效,责任单位、任务时间步步为营。 未来,可以预见,高值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将会在全国加速推进,高值医用耗材将全面取消加成,“两票制”各省落地将加快,同时各省最低价全国联动。公立医院高值医用耗材监控将常态化,整治高值耗材回扣将愈加严格,这意味着高值耗材控费将迎来最严监管时代。




上一条:【惊呆!】我国居民生命的最后8年多竟在病床上度过

下一条:摘选|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

返回列表
Baidu
sogou